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失控真相探底 实地调查发现仓库地址不符且已停用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失控真相探底 实地调查发现仓库地址不符且已停用
2020-10-14 11:11:27 来源: 互联网

  广州浪奇自曝5.72亿元存货失控,事情的真相或许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实地调查发现,广州浪奇公告披露的失控存货仓储地址和实际不符,且疑似的仓库已经“停用”。而且,广州浪奇刚离职两个月的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与多家相关企业有关联。有法律人士指出,该事件很有可能是“虚假仓单”引发的虚假贸易“爆雷”。面对交易所关注函和市场的疑虑,上市公司的回复一拖再拖。

  相关仓库无存货

  在广州浪奇公告5.72亿元存货失控后,中国证券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往公告中所说的一处仓储地点——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但是,中国证券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门牌上写着“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门卫和公司员工均表示没有听说过鸿燊公司。

  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勇军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也否认是上述地址,并含糊表达说公司相关仓库在小洋口经济开发区内。

  这明显与上市公司的公告内容有所出入。此前的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自曝共计5.72亿元的存货可能“不翼而飞”。公司称,与鸿燊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据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在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瑞丽仓)。公司位于瑞丽仓的库存货物价值高达4.53亿元。

  根据公告,公司还将价值1.19亿元的库存货物存放在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简称“辉丰石化”)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但辉丰石化明确表示从来没有签过合同。其母公司*ST辉丰发布公告称,辉丰石化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南通市如东县当地了解到,小洋口经济开发区即江苏省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如东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目前,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拥有进区企业119家,上市公司及其控股企业33家,世界500强投资企业3家。

  江苏省如东沿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环保局局长李华伟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如果有公司在经开区设置了仓库肯定是要报备的,但是没有听说过鸿燊公司,估计是企业没有说真话。李华伟说:“在经济开发区里面,企业是不会对外出租仓库的。经济开发区外围的仓库是属于政府所有设立的,公共仓储也都是园区内的注册公司登记使用的。”

  据黄勇军介绍,上述仓库是罐区库。当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仓库空置了多久的时候,他表示不清楚,“9月份到这边来仓库就没货”。

  前面提到“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却是一家名为琦衡农化的公司。李华伟表示,琦衡农化有一个叫瑞晨的罐区仓库,罐内存放的是液碱和硫酸。“瑞晨本身就是仓库,是物流公司,但是你找不到人,里面就一个保安。”

  随即,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如东县黄海一路1号发现李华伟提到的公司,门牌上写的是瑞晨化工有限公司仓储区。值得注意的是,门牌上已经爬满了藤蔓,大门也用铁丝拴起来了。厂区内的大罐上赫然写着“停用”字样。门房内有一位老伯,他说:“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也没有车往来,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我每年就去老板家两三次领工资。”

  天眼查显示,琦衡农化为广州浪奇的参股公司,广州浪奇持股25%;上述提到的南通瑞晨化工有限公司则为琦衡农化100%控股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健。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南通瑞晨化工有限公司2004年12月15日成立,营业期限至2024年12月8日,2014年9月10日注销,注销原因是因公司合并或分立。

  广州浪奇的存货风波迷雾重重。10月9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公司原定于10月13日前回复关注函,由于对关注函所提有关事项尚需进一步核查,公司将延期回复关注函。公司预计于10月31日前完成对关注函的回复工作。

  高管身陷其中

  黄勇军表示:“2019年9月份,我当时和广州浪奇还有浪奇旗下的奇化公司签了两份合同,对方当时说是便于贸易便利,融易资讯网(ironge.com.cn)消息,要有第三方中间配合一下。”

  天眼查显示,广州浪奇旗下确实有一家公司名为“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王志刚,同时王志刚还是琦衡农化的董事。而在广州浪奇年报中,董事会秘书亦为王志刚。

  广州浪奇9月29日晚公告称:“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有多家媒体报道,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涉案人员名为黄健彬。公开信息显示,黄健彬在奇化化工和琦衡农化均担任董事,且担任奇化网财务总监。

  • 拍一拍最新消息:“拍一拍”改名“轻奢汇”重启开始暴雷,操盘手和团队长头目已跑路
  • 博蓝共享是国家认可的吗?骗局!请远离博蓝共享非法网络传销资金盘
  • 全美食公司能上市吗?涉嫌传销与原始股骗局并存,存活五年的社交餐饮平台“全美食”
  • 蜜源app赚钱靠谱吗? 在校学生拉人头?社交电商蜜源涉嫌传销被冻结3000万元资金
  • 小仙炖燕窝是真的吗? 小仙炖涉嫌虚假宣传,“智商税”实锤?
  • 茶芝兰加盟真相曝光后, 马伊琍道歉!代言品牌茶芝兰骗取加盟费 涉案金额超7亿元
  • 可怜的优贝迪受害者,可恨的助纣为虐的核心人员,可悲的普通市场人员
  • 财商课诈骗升级了!网友曝光十倍学堂合伙人新搞财商机构世春金鑫学堂 疯狂盗用微淼
  • 深挖叶飞举报案关键人物蒲菲迪:疑涉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或诈骗 曾多次“吞”下家保
  • 小红书百亿美元估值引争议:过于依赖广告营销 电商试水多年难见成效
  • 字节跳动回应“实习生遭遇职场PUA”事件:正在调查核实
  • 【隐秘交易】白云山的隐秘交易:多起官司或牵出业绩造假
  • 加油便宜还能赚钱,团油APP靠谱吗?
  • 爱茉尔:非特殊用途化妆品超范围宣传,四级代理模式屡遭消费者投诉
  • 起底大连初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藌嗖多维胶原肽无商标生产并且销售
  • 请远离博蓝共享非法网络传销资金盘
  • 湖南西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欺骗消费者
  • 因反复出现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等问题 途牛旅游APP遭工信部下架处理
  • 周黑鸭“堕落了”?去年盈利下滑超60%、业绩连续三年下滑而邻省同行却一路高歌、消
  • 海源物业新增4起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 曾涉法律诉讼678起
  • 苏宏远科技状告城建物业,案由买卖合同纠纷
  • 天山物业新增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曾涉司法案件超300起
  • “影响半个娱乐圈”的网红产品被罚20万!很多哈尔滨女性买过
  • 千万别沾!这种电子烟吸了染毒瘾!号称“合法上头”,但比大麻危害更大
  • “熊本家”更名“优米熊”:相关公司及个人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
  • 【打传】“玖玖社区”的分支机构“德雅社区”被查!
  • 虚假宣传被罚后仍屡教不改,恰好教育公司推出“聚优品”平台联合多个公司出售原始股
  • 济南如意堂:五级代理下乱价现象频发,产品查无备案或涉嫌虚假宣传
  • 茶芝兰奶茶店加盟是骗局! | “网红”奶茶店雇人排长龙内含隐情?涉7亿诈骗大案!
  • “北亚币”(NA币)骗局揭秘:江西九江一公司在疯狂收款,网站备案是山东德州一公司
  • 易拓智能全屋整装货款变合作金
  • 霞光云整装加盟全程扶持终成空
  • 楠菲丽尔休闲百货让我钱货两空
  • 享耿共享街机故意不发第二批街机
  • 享耿共享街机加盟基本上没有收入
  • 网店大师网店培训没人气也没销量
  • 八马茶业IPO:涉虚假宣传,质量问题上黑榜,茶叶第一股带病闯关
  • 【解读】“国潮风”崛起!百亿套现,安踏的压力在哪里?
  • 程济堂:普通食品宣传成为治病神药,代理开店赢海景房奖励靠不靠谱?
  • 南京超优智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多次经营异常被吊销营业执照,上溯至雍正年间的程济堂是何来历?
  • “海淀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
  • 曾为全民共识公司背书的“国金公链”已遭官媒点名,三喜生活现行制度有何特色?
  • 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宣称可改善近视,康都健现行的奖金制度有何特色?
  • 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宣称可改善近视,康都健现行的奖金制度有何特色?
  • 华润橡树湾业主质疑房屋有质量问题:地基为何泡在污水里?
  • 网传东航女经理被安排与老总发生关系?东航:消息不实
  • 特斯拉副总陶琳简历疑似连夜被改?百度火速回应!特斯拉最新表态来了
  • 特斯拉失控致重伤车主:维权至今无人回应 难道我也要爬车顶?
  • 世界力王是传销吗? /购了么涉嫌非法集资诈骗、传销骗局
  • 深圳最野炒房团被揪出!非法集资!堪比传销
  • 行拘5天!换特斯拉缩水460亿,新华网点名后,特斯拉深夜道歉
  • 特斯拉,终于输给了一件白T恤,事关国家安全与重大民生不可不防
  • 创新富民工程是真的吗? ”创新富民工程“模式涉嫌拉人头方式进行传销活动
  • 雅视被骗?活该!劝你不听,是不是第二次又被割了!!!
  • 贝尔链最新消息: 自比“贝尔链”,SAS国际公链打着“开源”的幌子又来割韭菜了!sas
  • “美燕堂”骗局第二弹:多人自称“中国电商第一人”同时行骗~美燕堂燕窝加盟代理商
  • 香格里拉酒店投资是真的吗? 香格里拉酒店投资是杀猪盘!小心又上当受骗!
  • 国金公链2021年最新消息: “国金公链”已遭官媒点名,三喜生活现行制度有何问题?
  • 品鉴礼尚燕窝是真的假的? 品鉴礼尚或涉嫌虚假宣传、模式成疑?受害人要求归还血汗钱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芜湖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