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从“烤鸭第一股”到“守现金流底线 ”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从“烤鸭第一股”到“守现金流底线 ”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2020-10-14 11:20:05 来源: 互联网

  全聚德(002186,SZ;前收盘价10.69元)156岁了,却很难拿出“156而已”的坦然。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北京全聚德门店,排队等位、食客满堂,好不热闹,疫情影响似已消散。但全聚德北京前门店的员工李帅心中却是五味杂陈,“降薪是肯定的,很多员工春节后都没有回来了。”他欲言又止。

  作为中华老字号和全球知名的烤鸭品牌,A股“烤鸭第一股”全聚德正陷入一场严重的经营困境。上半年亏损近1.5亿元,“守住现金流底线”的宣言凸显了这家百年老店遇到的挑战。

  疫情暴露了全聚德在风险面前脆弱的商业护城河。伴随着国庆旅游旺季的到来,短暂的消费复苏似乎不能消除全聚德的积弊,餐厅忙碌的景象会不会是昙花一现?回想餐厅在过去几年的平淡经营,李帅不禁有一种“温水煮青蛙”似的恍惚,“名气的确是最大的,但差评也是最多的”。

  近年来,在有关全聚德的热点新闻下,多数充斥着网友们有关其“消费高”“服务差”“菜品陈旧”的吐槽。在多次转型尝试无果而终之后,全聚德不得不公开承认,产品和服务滞后于市场需求、创新不足,经营模式和产品类型单一,流量连续下降。从“烤鸭第一股”到“死守现金流底线”,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老字号告急:取消服务费后顾客抱怨少了 品牌地位大不如前

  随着国内疫情阴霾的逐渐消散,餐饮行业的消费复苏迹象在国庆黄金周已格外明显。10月6日中午12点,北京前门大街的游客摩肩擦踵。而作为昔日里访京游客重要打卡地的全聚德前门店内,十余桌食客正在焦急等待叫号用餐。

  餐厅的接待人员介绍,在假期前几日中午的用餐高峰期,排队的食客甚至达到了七八十号。经历了疫情的洗礼之后,对于全聚德前门店来说,如此热络的场景实在“久违”。

  今年1月末,正值疫情严重,国内餐饮业期待多时的春节旺季瞬时化作泡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救行动。作为中华老字号的全聚德,面对大量年夜饭预定的取消,也开始在旗下多家餐厅前摆起“菜摊”,当街出售蔬菜和鸡鸭鱼肉。

  高高在上的烤鸭老字号突然走进市井,这样的行为一度拉近了全聚德和不少大众消费者的距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烤鸭一哥的“屈尊”实属无奈之举,“现金流安全”已成为公司彼时最大的经营目标。

  今年7月,全聚德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一度坦诚展开自省,其表示,公司餐饮和食品板块出现下滑,原因主要在于产品和服务滞后于市场需求、创新不足。与此同时,公司一直未涉足其他餐饮领域,经营模式和产品类型单一,导致流量连续下降。

  顶着疫情的压力,总经理周延龙在今年农历六月初六的周年“敬匾”仪式上正式提出了对全聚德餐厅的三项改革策略:降菜价、取消服务费、统一产品价格和制作工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全聚德旗下的几家大型门店中,每餐收餐费10%~15%“服务费”的传统由来已久,也广受诟病。但对于该项收费的缘由,就连全聚德的员工们也表示并不清楚。

  “反正一直都收的,网上的差评也和这个(服务费)有很大关系。”李帅这样说道,“取消服务费以后,好像没再接到什么说服务不好的(投诉)举动了。”

  如果说取消服务费是“顺应民意”,那么降菜价则标志着“高端鸭”全聚德向大众化定位的再度发力。全聚德北京双井店的员工介绍,公司旗下直营门店的“贯标菜”都是统一价格的,在改革策略实施以来,基本都降了10%以上。例如原价每套300元出头的精品烤鸭,现在已经降至258元;以前40元出头的家常菜,现在基本在30元左右。

  自降身价、取消“小费”后,全聚德能否重新吸引消费者的光临?短期内,似乎难以看到肯定的答案。至少,从全国多家全聚德门店的员工视角,复苏的迹象还远不够明显。

  根据李帅对所在餐厅经营的描述,每年暑假本该是旺季,但其所在的前门店却整体大不如前。北京市场之外,全聚德在山东一家加盟店的烤鸭师则表示,“去年8月份,差不多每天能做四五十只鸭,而今年受疫情影响,比去年少卖了一半多。”

  员工的体会或也直观反映在公司的经营数字上。根据全聚德的业绩预期,其在半年报中称疫情的影响还将持续,前三季度净利或将同比下滑499.21%~442.18%,亏损将扩大到1.8亿~2.1亿元。

  全聚德北京双井店的员工介绍,受疫情影响,公司餐厅直到今年5月才恢复堂食。“休业”期间,员工只能拿到微薄的基础工资,大家都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没有收入,不少人都撤了。

  • 比康美药业还狠!连续7年财务造假,手段简直侮辱智商
  • 又一知名奶粉出事!里面含有的香兰素对婴儿有何影响?
  • 中青网评:低俗闹剧,演到现在该停了
  • 拍一拍最新消息:“拍一拍”改名“轻奢汇”重启开始暴雷,操盘手和团队长头目已跑路
  • 博蓝共享是国家认可的吗?骗局!请远离博蓝共享非法网络传销资金盘
  • 全美食公司能上市吗?涉嫌传销与原始股骗局并存,存活五年的社交餐饮平台“全美食”
  • 蜜源app赚钱靠谱吗? 在校学生拉人头?社交电商蜜源涉嫌传销被冻结3000万元资金
  • 小仙炖燕窝是真的吗? 小仙炖涉嫌虚假宣传,“智商税”实锤?
  • 茶芝兰加盟真相曝光后, 马伊琍道歉!代言品牌茶芝兰骗取加盟费 涉案金额超7亿元
  • 可怜的优贝迪受害者,可恨的助纣为虐的核心人员,可悲的普通市场人员
  • 财商课诈骗升级了!网友曝光十倍学堂合伙人新搞财商机构世春金鑫学堂 疯狂盗用微淼
  • 深挖叶飞举报案关键人物蒲菲迪:疑涉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或诈骗 曾多次“吞”下家保
  • 小红书百亿美元估值引争议:过于依赖广告营销 电商试水多年难见成效
  • 字节跳动回应“实习生遭遇职场PUA”事件:正在调查核实
  • 【隐秘交易】白云山的隐秘交易:多起官司或牵出业绩造假
  • 加油便宜还能赚钱,团油APP靠谱吗?
  • 爱茉尔:非特殊用途化妆品超范围宣传,四级代理模式屡遭消费者投诉
  • 起底大连初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藌嗖多维胶原肽无商标生产并且销售
  • 请远离博蓝共享非法网络传销资金盘
  • 湖南西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欺骗消费者
  • 因反复出现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等问题 途牛旅游APP遭工信部下架处理
  • 周黑鸭“堕落了”?去年盈利下滑超60%、业绩连续三年下滑而邻省同行却一路高歌、消
  • 海源物业新增4起物业服务合同纠纷案 曾涉法律诉讼678起
  • 苏宏远科技状告城建物业,案由买卖合同纠纷
  • 天山物业新增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曾涉司法案件超300起
  • “影响半个娱乐圈”的网红产品被罚20万!很多哈尔滨女性买过
  • 千万别沾!这种电子烟吸了染毒瘾!号称“合法上头”,但比大麻危害更大
  • “熊本家”更名“优米熊”:相关公司及个人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
  • 【打传】“玖玖社区”的分支机构“德雅社区”被查!
  • 虚假宣传被罚后仍屡教不改,恰好教育公司推出“聚优品”平台联合多个公司出售原始股
  • 易拓智能全屋整装货款变合作金
  • 霞光云整装加盟全程扶持终成空
  • 楠菲丽尔休闲百货让我钱货两空
  • 享耿共享街机故意不发第二批街机
  • 享耿共享街机加盟基本上没有收入
  • 网店大师网店培训没人气也没销量
  • 八马茶业IPO:涉虚假宣传,质量问题上黑榜,茶叶第一股带病闯关
  • 【解读】“国潮风”崛起!百亿套现,安踏的压力在哪里?
  • 程济堂:普通食品宣传成为治病神药,代理开店赢海景房奖励靠不靠谱?
  • 南京超优智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多次经营异常被吊销营业执照,上溯至雍正年间的程济堂是何来历?
  • “海淀鸡娃”公众号背后的产业链
  • 曾为全民共识公司背书的“国金公链”已遭官媒点名,三喜生活现行制度有何特色?
  • 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宣称可改善近视,康都健现行的奖金制度有何特色?
  • 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宣称可改善近视,康都健现行的奖金制度有何特色?
  • 华润橡树湾业主质疑房屋有质量问题:地基为何泡在污水里?
  • 网传东航女经理被安排与老总发生关系?东航:消息不实
  • 特斯拉副总陶琳简历疑似连夜被改?百度火速回应!特斯拉最新表态来了
  • 特斯拉失控致重伤车主:维权至今无人回应 难道我也要爬车顶?
  • 世界力王是传销吗? /购了么涉嫌非法集资诈骗、传销骗局
  • 深圳最野炒房团被揪出!非法集资!堪比传销
  • 行拘5天!换特斯拉缩水460亿,新华网点名后,特斯拉深夜道歉
  • 特斯拉,终于输给了一件白T恤,事关国家安全与重大民生不可不防
  • 创新富民工程是真的吗? ”创新富民工程“模式涉嫌拉人头方式进行传销活动
  • 雅视被骗?活该!劝你不听,是不是第二次又被割了!!!
  • 贝尔链最新消息: 自比“贝尔链”,SAS国际公链打着“开源”的幌子又来割韭菜了!sas
  • “美燕堂”骗局第二弹:多人自称“中国电商第一人”同时行骗~美燕堂燕窝加盟代理商
  • 香格里拉酒店投资是真的吗? 香格里拉酒店投资是杀猪盘!小心又上当受骗!
  • 国金公链2021年最新消息: “国金公链”已遭官媒点名,三喜生活现行制度有何问题?
  • 品鉴礼尚燕窝是真的假的? 品鉴礼尚或涉嫌虚假宣传、模式成疑?受害人要求归还血汗钱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芜湖网 All Rights Reserved